第58章 第58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AD1
AD4
    翌日,天朗气清, 春光明媚, 贡院大门敞开,参加过会试的考生以及各书院的学子官宦子弟纷纷涌入。

    昨日看过温公子考卷的人全都对温公子佩服的五体投地, 尤其是温公子写的那篇策论更是令人惊叹, 赞不绝口,这次温公子和大儒们的交锋,如此好的学习机会, 他们当然不会错过。

    阮溪坐在没有诚意伯府标记的马车里, 透过车帘望着对面涌入贡院的人群, 轻轻吐了口气。

    可惜女子无法进入贡院, 不然她都想瞻仰温庭洲和大儒们交锋的风采。

    “小姐,温公子应该快到了吧。”素玉低声问道。

    “应该快了。”阮溪望了一眼马车旁不远处的大哥阮余文, 想到伯爷爹对她说的话,阮溪勾了勾嘴角。

    温尚书和温夫人并未迁怒诚意伯府,这点在阮溪的意料之中,只是听伯爷爹的意思,阮三娘怕是要受罪了。

    这一点阮溪乐见其成。

    阮三娘总是这般肆意妄为,怕是早将上一世的惨痛教训忘得一干二净, 是时候让她感受一番皇家威严了。

    “温府的马车来了。”人群里有人大喊一声, 众人瞬间涌动, 颇为自觉让出了一条宽敞的大路。

    阮溪立即收回思绪, 将注意力转移到温府的马车上。

    温府的马车缓缓驶到贡院大门口处,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落到刚从马车出来的高挑修长身影上。

    今日的温庭洲一身玄色锦袍, 头戴束发白玉冠,腰系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尽显尊贵雅致,俊美倜傥。

    阮溪眼里闪过一抹惊叹。

    众目睽睽之下,温庭洲没有立即踏入贡院大门,站姿挺拔,这时,一名护卫上前在温庭洲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温庭洲嘴角微勾,目光突然朝对面阮溪马车方向望过去。

    马车里的阮溪心跳陡然漏了一拍,温庭洲不会知道她也来了吧。

    事实证明温庭洲确实知道阮溪在对面的马车里。

    趁着时间还早,温庭洲唇角微微翘了翘,决定和阮阮说会话,于是他毫不犹豫迈开步伐朝阮溪的马车走去。

    阮溪:“……”

    素玉素珠十分激动。

    “小姐,温公子好像知道您在这里。”

    “不是好像,是确定。”

    片刻后,温公子已经走到了马车的车窗旁,他看了眼不远处朝他眨了下眼的阮余文,心下一定,抬手轻叩了下车窗。

    “阮阮,别躲了,我知道你在马车里。”

    阮溪听到温庭洲清润的嗓音,一脸无语的掀开车帘一角,半露出精致的眉眼,小声问道。

    “庭洲大哥,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还是在这么多人盯着的情况下。

    “时间还早呢,阮阮,我待会就要接受大儒们的考核了,你不给我点言语鼓励,支持一下吗?”温庭洲双眸专注瞅着阮溪,眼里满是希冀。

    阮溪:“……”

    “庭洲大哥,我相信你,不管结果如何,你在我心里都是最棒的!”

    阮溪对上他的双眸,一字一句道,语气认真且真诚。

    温庭洲露出了愉悦的笑容,眉宇间神采飞扬。

    “有了阮阮这话,我现在更有信心了。”

    阮溪抿唇一笑,两人说了些话,温庭洲体贴的告诉阮溪他父母的态度,让她不用担心,他们的婚事不会有变故。

    阮溪心里暖暖的。

    “阮阮,考核结束,吉祥酒楼见。”眼看大儒们即将到来,温庭洲最后说了一句,阮溪笑着点头应道:“嗯,吉祥酒楼见。”

    周围的人群看到温庭洲挂着温柔尔雅的笑容和对面那辆没有家族标记马车里的人说话,忍不住窃窃私语。

    “有没人知道那辆马车里的人是谁?”

    “你没看到马车不远处站着的阮大少爷吗,马车里的人除了温公子的未婚妻还有谁?”

    “应该是阮四小姐没错了。”

    “看来温公子真的很喜欢阮四小姐,我还以为经过这事温家会和淮阳侯府那样退婚呢,白高兴了。”

    “你想多了,阮三小姐惹的祸,关阮四小姐什么事。”

    “……”

    人群里的人窃窃私语,周围马车里贵女们纷纷露出失望的神色。

    温庭洲进入贡院前特意叫了阮余文一起,众人见状,眼神微妙。

    其中一辆马车里的沐青苓脸色极为难看,她恨恨的低骂一声。

    “小姐,咱们该回去了,不然夫人又要说您了。”

    小姐自从被温家退亲后脾气越来越差,打骂她们这些下人是家常便饭。

    “待会再回去,我不想看到沐青慈那张可恶的脸。”

    阮溪看到温庭洲离开后,大部分人都看向她的马车,有人甚至派了婢女过来,阮溪当机立断吩咐车夫去吉祥酒楼。

    阮溪在吉祥酒楼等待的时候,温庭洲的公开考核开始了。

    高台上坐着十位赫赫有名的大儒,还有当初会试的监考官员,下面的读书人看到这阵容,兴奋又激动,恨不得这样的好事多来几回。

    “温庭洲,我等观你考卷应答,诗词文极佳,经义策论亦不俗,就从这几方面出题吧。”

    “学生恭请众位大儒出题。”温庭洲恭敬开口。

    下方的人群屏气凝神。

    一连三位大儒出的都是不同的诗词题目,只要不跑题即可,但温庭洲却能淡定自若,以极短的时间做得一手好诗词,博得众人喝彩。

    “后生可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